世界趨勢 日本動向 - Japan and World Trends 本网页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同时使用日、英、中、俄语进行交流的网页。世界局势瞬息万变,世界各地人们的感受和心情也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化•••通过本网页,您将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各种信息,同时可以及时发表您的意见。
JapaneseEnglishRussian

欢迎您来到 Japan-World Trends

欢迎您来到 "Japan-World Trends"
本网页为日本原外交官河东哲夫主持的国际论坛,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同时使用日、英、中、俄语进行交流的网页。本网页未接受任何团体的资助,所发表的见解纯属河东个人管见。
世界局势瞬息万变,各种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其感受和情感也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通过本网页,您将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各种信息,同时可以及时发表您的意见。河东哲夫外交官时代结识的各国友人也都关注着本网页。

» 有关本网站

您可以对本网页发表的文章或信息写下您的评语。您的邮件地址只有网页负责人知道,不会直接出现在网页上。
*发表意见的时候可以使用您的笔名。
*对毫无根据的人身攻击以及违背社会公德的帖子, 本网页负责人将保留删除的权利。

日本日记

March 24, 2011

日本大地震——日本人遵守秩序?还是仅仅是意志薄弱而已

在日本东北地区地震中,遵守耐震标准的建筑物损害不大,但是,出人意料的大规模海啸汹涌袭来,夺・・・ » 续读
  • 日本的地震,对中国的救援表示感谢
    日本东北地方的地震, 今天中国的救援队到达了日本。我欢迎它再很多感谢。 虽然两国之间有一些政治的问题, 这样的时候我们还是是朋友感觉滑动。日本接受了中国的军人的事,对日中友好也有助于。...・・・

  • 北方领土问题 不可操之过急 必须坚韧 平静
    围绕2月11日日本前原外相访俄,日俄双方媒体都一味地报道了两国在北方领土问题上的对立。苏联瓦解后20年来,两国基本上积极发展了日俄关系。时至今日,双方发生纠葛,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对于日本国会议员铃木宗男(曾建议俄方先归还齿舞、色丹两岛,以促进问题的解决)被逮捕、关押,(据观察)俄方认为“日本保守层妨碍了﹝对俄方有利的﹞北方领土的解决”。 他们似乎认为,只要归还了齿舞和色丹两岛,就可以最终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尽管日本政府从未提出过此类提案。 北方领土问题出现积极解决动向的时期,最后一幕恐怕是2001年3月当时的森喜朗首相与普京总统在伊尔库茨克进行的会谈吧。会谈发表的《伊尔库茨克声明》http://www.mofa.go.jp/mofaj/gaiko/bluebook/2002/gaikou/html/siryou/sr_03_02.html中写到: ●双方确认了1956年日本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签署的共同宣言,是设定两国之间恢复外交关系后关于缔结和平条约谈判程序出发点的基本法律文件(注:其中写道:缔结和平条约后,苏联将齿舞和色丹“交给”日本)。 ●在此基础上,双方达成协议:根据1993年有关日俄关系的《东京宣言》,通过解决有关择捉岛、国后岛、色丹岛以及齿舞群岛的归属问题,缔结和平条约,以全面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促进今后的谈判。 上述文件的意思是:不仅是齿舞、色丹两岛,国后、择捉两岛的归属问题也要遵循《东京宣言》(即:1993年“根据历史的原委、法律与正义的原则解决这一问题”的协议)进行谈判。也就是说,如果俄方同意在择捉岛以北划定国境线(海上国境线),日方有意灵活对待归还岛屿的时间等问题,日本方面没有取消表明这一立场的1998年4月桥本首相向叶利钦总统提出的《川奈提案》。 即便如此,俄罗斯似乎还是认为“可以只归还齿舞、色丹”,而后来的进展情况是被出卖了。 此后,鸠山首相也助长了俄罗斯的期待(他也显示出正在考虑首先归还两岛就签署和平条约的姿态)。可是,鸠山助长了一番之后就下台了,实际上什么也没做。俄罗斯似乎被捉弄了一样深感失望。 去年秋天,梅德韦杰夫总统可能是被当地怂恿,在日本要求归还四岛的呼声中,视察了国后岛,这无异于火上浇油。另外,开始惧怕中国海军的俄罗斯海军感到这正是获取军费预算的好机会,提出了“增强四岛俄军”的要求。其真实目的是与中国海军抗衡吧。 在以上论述的基础上,我们来看一看这次前原外相访俄的结果。虽然媒体一个劲地强调“没有消除围绕领土问题的对立”,但是我感觉结果“相当不错”。尽管俄罗斯方面最近反复声称北方领土“是俄罗斯固有领土”,但是,请看日本外务省发表的见解:http://www.mofa.go.jp/mofaj/kinkyu/2/20110212_121834.html、2(2)中有“根据两国之间的各项协议,对于双方来说••••••”的表述。俄罗斯方面也许会说三道四,但是,在“各项协议”中,《东京宣言》和《伊尔库茨克声明》也全部包括在其中。 另外,外务省还表明:双方“一致同意在平静的气氛中继续进行磋商”,这也是好事。日本的媒体要求政府做到一开始就亮明自己的底牌,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谈判。这种做法在一切都可以秘密办到的俄罗斯面前,会使自己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此外还有一些媒体似乎没有察觉到,在2(4)中表明:“关于北方四岛的共同经济活动,日俄双方决定,在不损害日本法律地位的前提下,进行高层磋商。”这是意味深长的。所谓共同经济活动,例如:日方考虑到日本企业对国后岛投资时,其管辖俄方不能批准,因而一直采取了否定的态度。 另外,拉夫罗夫外长建议:“俄日双方设置历史学家组成的委员会,进行讨论。”此事在1980年代末,日苏双方副外长级磋商已经进行过详细讨论,达成了不少共识,其结果已经用日俄双方语言归纳为《共同资料集》,而且日方已经予以公布。但不知什么原因,俄方不愿意将其公之于众,或许拉夫罗夫外长也不知道这份资料的存在。 关于这份《共同资料集》,2001年3月的《伊尔库茨克声明》表明:“2001年1月16日,日本外相河野与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于莫斯科签署了《关于共同制作日俄之间领土问题历史资料集的新版以及关于缔结和平条约的重要性的舆论启发事业的备忘录》,确认了实施这项文件的重要性。” 接着,2001年双方又就上述资料集的增补版达成了协议。http://www.mofa.go.jp/mofaj/area/hoppo/ryodo.html 所以,俄罗斯现在之所以要旧调重弹,看来是因为希望将其有关历史原委的见解开倒车。明年俄罗斯将进行总统选举,因此现在要认真解决领土问题是很难的。这一点可以理解。所以,我们要平静地不断进行磋商。 日方有什么必须大幅让步、将50年的努力和破费付之东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紧迫情况吗?日本与俄罗斯联手抗衡中国吗?俄罗斯不可能与日本联手对抗中国,因为中俄希望联手抗衡美国。 如果俄罗斯不希望解决(1991年以来,日本提出过很多让步方案。谈判之所以没有进展,并不是因为日本顽固),日本还可以不断提出要求,静待时机。这类似于中国对俄罗斯远东地区(1860年俄罗斯靠武力从清王朝夺取)采取的外交策略,坚韧而有耐力。我们不要把历史产生的问题作为日本的负担,而要将其变为俄罗斯外交的负担。二战后苏联占领北方四岛,驱逐了几千名岛民,没有任何补偿。我们要充分考虑到他们的处境和愿望,解决北方领土问题。 在外交上,重要的是上述《伊尔库茨克声明》结尾部分的一段话: “在谈判中极为重要的是,在日俄关系上,要保持遵循相互理解、信赖以及多方面广泛互惠合作的气氛。双方以此为基本原则”。俄罗斯也有可以信赖的人。...・・・

  • 雪中妙高--照片集
    新年时我去妙高高原赏雪。从东京到当地不过2个小时,就可以看到婉如瑞士的风光和滑雪场了,而且还有广泛分布的温泉。对于外国人来说,这只能说是一个奇迹。日本是旅游“圣地”。 (白雪覆盖的浅间山--活火山) (从饭店的房间眺望妙高山ーー很久以来我就十分喜爱这座颇具特色、类似墨鱼头的山顶) (池之平) (斑尾山) (野尻湖、斑尾山远眺) (第二天大雪) (不可思议的是,穿过一条隧道雪就没有了。善光寺前的托钵僧是韓国人,美国籍,据说曾做过刑警)...・・・

  • 京都的红叶--照片集
    去年11月底,我去京都观赏了红叶。下面,我想请大家看看当时我拍的照片。 京都自794年至1868年是日本的首都,而且也是“日本伝統文化”的圣地。正因为如此,京都到处都可以看到日本与欧亚大陆各方面交流的遗迹: 太秦的广隆寺是朝鲜移民建造的;如果仔细想一想,不动明王的那副棱角分明的面貌也会让人感到他不是黄种人,而全然是一位乌兹别克斯坦的魁伟男子;平等院凤凰堂的朱红色和蓝色以及光线编织的美妙的配色创意,又使人联想到撒马尔罕的清真寺;寂光院的佛像蓝、黄、白色肌肤的色泽精美鲜艳,还使人想到印度教的神像;不一而足,而且整个京都都是中国宋代士大夫文化的一大宝库。总之,各处古迹都巧妙地按照日本方式融合在一起,雕琢为精美的工艺品。 (美的本色) (不过,今天大家都平等了,平等院也可以说是名副其实了) (可平等又带来了节假日的混乱) (嵐山) (広隆寺) (下賀茂神社) (京都的娱乐街先斗町) (三千院) (三千院) (20厘米左右的佛像) (非食用) (三千院的猫) (大原) (宝泉院) (宝泉院) (大原) (大原) (大原)...・・・

  • “嫉妒、仇富”成为风气的时代
    1990年代,一直上升的经济下降以来,“嫉妒和仇富”成了日本的社会风气。看到哪怕比自己生活稍微好一点的人,就想把人家也拉回到自己的生活水平上来,而不是自己向人家看齐。 以这种眼光来看,日美关系归根结底是会英语的“精英”们垄断的,甚至被看作是一种利权。就是说,搞日美关系是优秀生的特权,庶民百姓就去搞拉面式的日中关系就行了。 有一位著名经济学者叫中村隆英。1960年代末,他常说:“现在是高速发展时代,大家的生活好起来是件好事。但是,发展停止的时候是很可怕的。已经彻底习惯了经济发展的日本国民,到了那个时候,将做出什么反应呢?” 我不懂这话中的含义,心想:“这位先生究竟说什么呢?”。但事到如今,当我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后,甚至心中感到痛楚。 中村先生,谢谢了!...・・・

» 一览表

世界的新倾向

March 21, 2011

超越“亚洲价值观”的神话

这是我1995年在日本杂志「中央公论」投稿了的论文。 听说现在在中国围绕「普遍的价值」争论起来・・・ » 续读 » 一览表